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网站首页  

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模温机,吹瓶机,制袋机,植保无人机

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详情咨询客服QQ:553987032
有事儿您Q我!
?
公司资讯
站内搜索
 
抓码王www222444
靠电子刊“收割”粉丝的时尚杂志还能活多久?
发布时间:2019-11-01        浏览次数:        

  去年年末,纸媒上演了一场盛大的告别,众多耳熟能详的时尚杂志随着网络全媒体时代的到来而销声匿迹,随着网络媒体的飞速发展,大家的阅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新情况让传统纸媒产业每况愈下,各大报纸刊物都开始探索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结合的新出口。

  即便是目前依旧欣欣向荣的时尚杂志也不能免俗:日前,《Vogue》的年轻版姐妹刊《Teen Vogue》就宣布不再推出实体杂志,今后将把重心转移至线上杂志上。

  初尝全媒体时代甜头的时尚杂志便是去年的《时尚芭莎》。2018年7月在“镇魂女孩”兴头正足的时候,“芭莎婚庆”完全迎合粉丝喜好推出的电子刊《给镇魂女孩的一封信》,加之6元一份的亲民价格,仅3天时间便售出了41万册,最后更是以62万册的成绩定格,并毫无悬念的刷新了销售记录。这期从敲定合作到推出刊物仅用了两周的电子刊不仅让《时尚芭莎》初尝粉丝经济的甜头,也激励了它继续发展的动力。

  根据《时尚芭莎》发布的电子刊大数据榜单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时尚芭莎》电子刊共发刊35期,销量超过400万册。其中张云雷的《你好,我是说相声的张云雷》更是成为上半年销量top1,单刊销量高达47.4万册。

  今年以来,无论是微博热搜,还是各大营销号发布的内容中,和电子刊销量相关的信息不绝于耳。某家粉丝“秒切”某电子刊导致服务器瘫痪的事也频频发生。

  不仅仅是《时尚芭莎》,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较为常见的付费电子刊不下二十余种,不少耳熟能详的一线杂志均在其列。不仅仅是传统的纸媒时尚杂志,不少专注于粉丝经济的相关app也在电子刊上做一些尝试。上天入地有书店三毛书城邂逅粉丝团 三毛穿越记7也恰恰是因为众刊物争相涌进电子刊领域,才使得电子刊变得越来越“香”。有数据显示,截止目前全网电子刊总销售额已破2亿。

  而对于电子刊的出版方来说,电子刊在线上平台发布的特点减少了大把的仓储物流成本和时间成本,低成本和高回报的双重推动下,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主体进入这一领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电子刊就像是图像版的电子专辑。也正是如此,当爱豆发布电子刊的时候粉丝后援会、粉丝站也会像应援爱豆新歌ep一样,组织众筹为爱豆“冲销量”。

  根据《时尚芭莎》大数据报告显示,“周震南南极星”“翟潇闻全球后援会”等个人账号单一杂志购买量均达10万册以上。

  这样的景象也与爱豆发布新歌或新专辑时,粉丝后援会组织应援并带头冲销量的情况类似,可以发现在艺人新歌购买量排行中,排名前列的多为后援会和粉丝站。

  不过,电子刊也与数字专辑有所不同。其中最大的差别便是当粉丝真金白银向相关平台投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以后,音乐专辑的平台方会根据一定的比例将销售额与艺人进行分成。粉丝砸出的钱有部分是可以进入爱豆口袋的;而出售电子刊的全部销售所得,时尚杂志方面并不会和艺人进行分成,粉丝的投入,一分都不会进入到爱豆的账上。为爱豆“打钱”的梦想,并不能通过购买电子刊得以实现。

  在一期电子刊的合作中,爱豆能收获的是一次和时尚杂志合作的机会,一次能够在大众视野曝光的机会以及一个不错的销量数据,仅此而已。

  至于部分粉丝认为,只有通过在时尚杂志电子刊销量的考验后,才有机会登上时尚杂志的增刊、副刊甚至是正刊的想法仅是一场美好的“幻想”。

  对于时尚杂志来说,需要更长时间、更多内容筹备的实体刊物,特别是正刊,代表了这家时尚杂志最根本的审美、价值观和时尚sense。除了部分需要符合品牌定位的代言人、挚友等会被邀请登上时尚杂志外,其他艺人想要登上时尚杂志的正刊则需要杂志方反复斟酌。所以,正刊选择的艺人更多的是更加成熟的艺人。而对于能够登上电子刊的艺人,杂志方更多考虑的则是受欢迎程度和粉丝的热情。可以说是完全迎合粉丝市场的一个内容。所以,粉丝要想让自家爱豆有机会登上正刊,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支持爱豆的一切作品、出版物,更是需要陪在爱豆身边陪他一起成长、强大。

  不过因为“做数据”这项工作在粉丝圈里已经盛行已久。一直以来追星女孩们也都把各种数字作为衡量爱豆水平的重要标准。也正因如此,即使在明知道购买时尚杂志的钱不会进到爱豆账上的前提下,粉丝们依旧会愿意付出代价去购买电子刊,为爱豆冲销量、做数据。用一个好看的电子刊销售数据,作为粉丝努力的一个数据见证,从而向外界证明自家爱豆的热度和能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特别是未来有机会和爱豆合作的一些人看到,从而为爱豆争取更多的资源。

  大部分追星女孩都有一个“数据女工”的特殊身份,在这层身份下,粉丝需要给爱豆打榜、在爱豆以及相关微博下面进行转发、评论、点赞的操作,完成爱豆代言品牌方的相关任务、购买相关产品让爱豆拥有一个好看的销量数字。无论是单纯的进行人工操作,还是需要自掏腰包,大多数粉丝对于“做数据”这件事虽然有抱怨,但是他们坚信,自己做的每一项数据对爱豆未来的发展都是有益的。

  就像是电子刊,大多数的粉丝都认为:即使是时尚类电子刊,也代表了爱豆在时尚方面的认可度。同时电子刊上不错的数据表现,也能够成为艺人能否登上时尚杂志正刊的重要考核标准。

  今年2月,火箭少女登上《时尚芭莎》电子刊,为刺激购买,《时尚芭莎》发起了“投票助力火箭少女登上纳斯达克大屏幕”的活动,而投票资格来自于购买当期的电子刊。做销量的同时还能够获得资源,粉丝何乐而不为?

  恰恰是粉丝在追星过程中的出于喜爱而表现出来的一系列感性行为,才一步步促进了目前粉丝经济的蓬勃发展,时尚杂志也深谙这个道理。只不过,他们在不愿意“自降身价”启用大量的艺人登上杂志主刊物的同时又不愿放弃当红流量艺人背后惊人的粉丝购买力。因此,电子刊不仅仅是全媒体时代下时尚杂志的一次华丽转身,更是粉丝经济的风口上,时尚杂志一次顺利的起飞。而从各家粉丝对于电子刊的趋之若鹜以及各大杂志在电子刊方面的销售成绩来看,这次时尚杂志不仅起飞顺利,还将越飞越高。

  与传统时尚杂志分类板块多元化不同的是,电子刊大多是从封面艺人个人(或多人)出发的一个交互性极强,观感较好的一款线上读物。其中的全部信息包括采访、视频、时尚大片等几乎均围绕艺人展开。对于粉丝来说,和时尚杂志正刊中多样的内容相比,电子刊对于粉丝来说价值更大、有效信息更多、可读性更强。可是对于时尚杂志的原生读者来说,显然电子刊的定位并不适合他们。不仅如此,也因为相对“接地气”的刊物内容,电子刊也被不少业界人士认为时尚杂志特别是主流一线刊物已经走下神坛,电子刊的做法是过分迎合粉丝经济的一种“收割”,吃相难看。

  对于传统的时尚杂志实体刊物来说,他们的主要收入并不是杂志的销量而是来自时尚杂志内容中夹杂的各种品牌广告信息。这一点,和电子刊几乎全靠销量直接获利于粉丝的情况大相径庭。

  所以,外界质疑电子刊是对粉丝经济的一种“收割”的论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时尚杂志的电子刊,也并不能完全和“收割”画上等号。其实时尚杂志的电子刊早在彩信时期就已经出现,仅是最近因为电子刊新形式的横空出现才让大众对于电子刊的印象有所偏差。此外,即使是在今天,也有一些时尚杂志电子刊的内容并没有染指粉丝经济,甚至在内容中与艺人毫无关联。只是这类电子刊的销售额与令人咋舌的艺人电子刊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不论是传统时尚杂志正刊的运营方式,还是现在盛行的电子刊,其实一直以来,时尚杂志都离不开明星的话题与热度。

  明星和时尚杂志本就是相辅相成的两个主体。没有一家时尚杂志可以完全脱离明星效应而生存,同理,明星也需要将时尚杂志的认可,作为自己进入时尚领域的通行证,从而获得更好的商业价值和美学认可。

  所以,即使是在没有电子刊之前,也有不少粉丝为了自己所喜欢艺人的杂志封面、内页或者采访,而购买当期的时尚杂志。其中,也有不少粉丝会有计划、有组织的通过购买杂志来给自家爱豆冲销量。甚至,还有一些粉丝在这个过程中衍生出了许多特殊的购买方式,比如“秒切”“不运回”等。只是,即便如此,粉丝在购买实体刊的过程中受购买方式的限制,无论是杂志还是粉丝都没有办法准确的计算因为某个明星而产生的杂志销量。电子刊的出现,不仅省去了上述的种种问题,还能让粉丝和杂志社在新的方式下达成新的共识。

  在粉丝经济下,买方与卖方其实是更加融洽的两个主体,也正因此,粉丝经济主体不断扩大,越来越多领域的卖方涌进这个市场,资本进行逐利行为本就是规律使然,一味的“假清高”只能被市场淘汰。相比之下,在参与粉丝经济协作的过程中,如何规范双方的合作行为,才是目前面临的重大问题。

  最近,线上销量数据造假、杂志方为过分逐利暗中鼓动粉丝的声音不断出现。无论是否真的有这种行为,杂志方都应该好好反思,如何在未来继续发展粉丝向产品的时候保证“明节”。此外,时尚杂志电子刊的出路,是否能够更加多元化?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电子刊产品的交易过程中来,也是电子刊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

?